#POPBEE 專題:旺角唐樓中隱藏著 4 個年輕人的夢想!懷舊小店老二花廳成了年輕人的時下熱點

老店小店懷舊絕對是近年常見的用詞,隨著本士意識越來越高,屬於老香港味道的店鋪亦備受關注,人們放假的休閒活動從逛商場變成了逛小店、市集和 café,當這個城市一邊摧毀舊有文化時,總有些人會在另一個角落把它們重建起來,座落於旺角鬧市一幢舊式唐樓中的「老二花廳」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A post shared by TERRING 穎 晞 (@t3rring) on

「我們就是新舊融合的小店,喜歡舊東西之餘,想加入一點新元素,希望有較突出和鮮明的一個感覺。」老二花廳其中一位主理人 Ivan如是說。老二花廳開業不久已經迅速打入年輕人的圈子, Instagram 上不難看到 tag 了老二花廳的「打卡照」,相信大概都是因著這個獨特的理念吧。

屬於男生的現代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老二花廳招牌菜—炸魚薯條和玫瑰梳打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肉醬扁意粉

1 / 4
老二花廳其實是一間由 4 位年輕人一同打理的咖啡店,但因著其獨特的裝修而蓋過了它的食物, 老二花廳的店名同樣跟整體風格都相當連貫,除了有著陣陣懷舊氣息外,也帶著一份玩味,店主子賢笑著說:「老二花廳其實是我以前跟朋友一起創辦的一個放映會名字,全名是『永遠懷念杜魯福及岩井俊二』,貪其易記所以取了老(魯)二兩個字,加上帶著懷舊和男性化感覺的花廳(從前的花廳也有夜總會的意思),就成了這間小店。」

早於老二花廳之前,子賢跟朋友就已經在旺角有一間感覺少女味比較重的「老二公社」,「開始老二公社時本來主要是想當成是跟朋友聚會的地方,怎料生意越來越好,地方不夠就決定開第二間分店,然後老二花廳就誕生了。」子賢語畢,Ivan 就打趣的以周星馳《食神》裡的發達大計回應:「對,大概都是『一間變兩間,兩間變四間,四間變八間,八間之後上市,上市再集資』之類吧!」

A post shared by Winsz Yuen (@winsz_) on


在打造第二間店鋪時,他希望能跟老二公社有著相反的感覺,所以特意用上較男性化的裝修。 雖然說是希望利用復古裝修去為老二花廳加點「男人味」吸引男士來光顧,但子賢卻打趣的說這個計劃並沒有成功,「最後還是女生比較喜歡來咖啡店,女性客人仍然是佔大部份」,的而且確,訪問當天除了隨行的攝影師和幾位店主外,老二花廳內全都是女性。

收藏舊物講求的是緣份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重新舖上新布的舊梳化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1 / 4
踏上唐樓的階梯,你很容易已經墮入了那種老香港的情懷,推開老二花廳那度跟舊電影相同的門,瞬間你就回到過去,走進了 80 年代電影的場景中。能夠把那份復古感堆砌得這麼細膩,身為老二花廳的設計師,子賢必定對舊事物有著一份了解,「其實我是因著一次工作的關係才讓我愛上舊物。」不說不知道,子賢其實是一位電影美術指導,而深深影響著他對舊物的觀感就是麥浚龍首次執導的電影《殭屍》,「那時在了替這部電影打造出以前屋村年代的香港,我參考了很多有關舊香港的事,看到很多那個年代的設計,發現原來舊事物是非常美!」
另一主理人 Ivan 也有著類似的看法,「其實我不了解懷舊、復古是甚麼,但我只是單純的認為以前物品的設計比現在的精美,不論是家具還是電器都好,大概是因著一開始設計的已經是最好的設計吧!」就是這一份單純的喜愛讓兩個小伙子走在一起建立了這個地方。
在老二花廳內,你看到的除了是子賢和 Ivan 從不同地方搜集回來的舊家具和擺設外,其中有不少更加是他們改裝而成的,例如他們利用在舊政府部門回收得來的雨傘架再鋪上玻璃而製成的桌子,絕對是環保又獨一無二,也配合了老二花廳新舊融合的理念。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由雨傘架改造而成的桌子

要利用舊家具去佈置一個新地方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要實際上的考量外,更加要從美學觀感出發,但最重要的卻是耐性,「其實找舊家具說的就只是緣份,最初開始老二花廳這個計劃時,其實最擔心的是不能在開業前找齊要用的家具。但幸運的是我們一個月走勻全香港就找到非常合心水的家具,建起了現在的老二花廳。」

貪玩轉化而成的獨特風格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藝術家 Hin 的作品《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1 / 2
說到新舊融合,除了把舊家具再改裝之外,特別明顯的就是牆上的 street art,在老二花廳的牆上你會看到兩個藝術家的作品,「其中一位其實是我們在倫敦的一信藝術家朋友 Hin 的作品《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系列,把不同比較負面的世界領導人放在兒童的身上,一反平常人對他們的想像;另外一位是 Arme Chan 的作品,主要是以跟時裝設計師的肖像,如川久保玲山本耀司。」

A post shared by HIN (@hin_art) on

駐倫敦藝術家 Hin 放在老二花廳中的作品絕對是其中一個讓這裡變成熱點的原因,他的作品不論是甚麼形式呈現連貫性都很高,而他比較喜歡以剪貼配合插畫製作出不同主題的作品,除了在老二花廳中的《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系列外,另外他亦有以超級英雄作主題的 street art《Superzeroes》和講述動物園的《immature animals》,他這 3 個系列的 street art 作品都是以強烈對比為主,從中讓你反思主題所表達出來的意思。

A post shared by HIN (@hin_art) on

Ivan 講解說。問到為何要在賣懷舊的老二花廳中加上這些現代感和玩味十足的 street art,子賢就指他們希望老二花廳能有著屬於自己的特色,「其實以 street art 作元素都只是因著好玩,壞人、正能量這些對於我來說已經是很悶的話題,換上這些搞鬼、得意的 street art 立馬把這裡的感覺提升了。」的而且確,把新潮的 street art 加上懷舊的元素正正配合了這裡的新舊融合和貫切了整個玩樂的氣氛,更重要的是這讓老二花廳任何一角也成為打卡點。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除了有 Arme Chan 以川久保玲作題材的畫作外,這裡更加是子賢最喜歡的角落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Ivan 最喜歡的是一踏進門口甚麼都能找到的這個位置

1 / 2
問到那一處是他們最喜歡的地方,子賢就說自己最喜歡的是餐桌邊的一個角落,「那裡是我認為那裡完整性較高,並非只是一個拍照的場景,而是一個有枱、有櫈、有人、有食物、有裝飾、有枱燈的位置,感覺比較真實,它有的是功能性,並非單純讓你站著拍照的地方。」而 Ivan 則喜歡一踏進門口的那個位置,「那裡比較複雜,甚麼都可以找到,隨意得來我覺得是好看的。」

復古的洪流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子賢有收集舊米奇的喜好

1 / 4
近年復古彷佛成為了一種趨勢和潮流,但如子賢所指人們都是喜歡看看、感受一下這種潮流,「懷舊是流行但很少人會有著想擁有舊物的心態,但我和 Ivan 卻是那種希望能把舊物收藏的人,其實我自己仍然有很多收藏品未放在這裡,因為這裡的地方已經爆滿。」

當這個城市一邊倒堆舊有的事物,另一邊廂又會有人找機會把它們以另一方式保留起來。似水流年,新的總會變舊,一切或許也不是沒有相通的地方。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 座落於旺角的懷舊 cafe 老二花廳

    四位老二花廳的主理人

1 / 2

老二花廳
地址:旺角山東街 80 號二樓

繁體 简体